1. 倾心文忆首页
  2. 随笔

他朝盼相聚

  • 他朝盼相聚

       他朝盼相聚

夏日的雨总是下得突然,细细碎碎的,如轻丝一泻而下,却又来得及时,带来阵阵清凉,让人觉得心情舒坦。
时间如水,流过岁月,淌过青春。逝却的光阴虽一去不返,校园里青涩的时光已悄悄远去,可任何时候回想起来,依旧是美好的,因为有你,也有我。
三年的时光如此匆匆,而今又是一个三年,毕业后的第一个三年,却不知你们如今是否安好?好久不见,甚觉想念。
前段时间,副班突然告诉我他看了我写的小说,那时候我开心了好久,毕竟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,已经没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去看我这种平淡无奇的文字了。副班对于我的文字表示支持与鼓励,那种心情真的很难形容,一直以来父亲对我写文这件事都不看好,他希望我找个好对象或者工作能安稳下来,而我总是不能如他意。
毕业后我也忘了多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,同样作为教师的我,知道他们有多忙碌,每天有多劳累,但是如果有人找我,我还是愿意自己能抽出一点时间给他们,哪怕只是闲聊几句无关紧要的事情,这对我来说都是极珍贵的,只是我们都害怕打扰,所以毕业后和许多人都鲜有联系了,或者说不再联系了,像是我们给彼此最后的温柔。
关于副班的点点滴滴又在脑海中浮现,副班是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孩,长得眉目清秀,温文儒雅。
记忆中的副班是很温柔的,我从未见过他对谁大声说话,连笑好像也是温柔的,只是很少看到他笑。有时候觉得他心事重重,感觉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不过那时候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接触,对于他的了解也是只言片语。
副班和班长在我心目中都是神圣的,大二的时候你不做副班了,我依旧还是改不了口叫你副班,可能这也是我对副班的一种认可吧。在我心里,班长永远是我的班长,副班也永远是我的副班。
我还记得大二那年,我好像竞选了文娱委员,第一次班级要出墙板时我很慌,不知如何是好。那时候我找了班长,也找了副班。他们毫不犹豫就答应,那一刻我的心才安定了一些。
我清晰记得那一天是副班和班长和我一起去购买材料,是他们陪我一起去商店,而我好像什么也不懂。净给他们添麻烦,他们没有半点不耐烦,还帮我找了班上画画比较好的人来帮忙。
以至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回忆起来那个我们一起在教室里画画,上颜料写字的画面,都会觉得很温暖。其实我看得出有的人有些不太乐意,也是是因为忙。就像小诗诗说的,别人并没有义务帮你,即使不帮你亦是理所应当的。
记得当时副班还帮我们去买吃的喝的,墙板得已完成,其实都是副班和班长的功劳,但是副班和班长并没有为此邀功,那时候我便觉得副班和班长都是一个大好人。
副班,一直都很想和你说声谢谢,谢谢你那时候的照顾,谢谢你对我的鼓励,也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同学。
副班,你还记得毕业前最后一次聚会吗?好像是在街边的一个大排档里,那时候天真地以为,会有那么一天,我们还能像那时一样聚在一起,举起酒杯谈谈人生谈理想。可是踏入社会后我才发现,原来那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念想。
毕业后,好多人都好像消失一样,又有许多人结婚生子,而我却还是在后面追赶,依旧过着平淡的生活。
副班,不知如今的你是追逐着梦想还是已经有了安稳的生活?愿你历经黄沙百战,归来仍是白衣少年。不管生活如何艰难,也要坚信一切都会过去的,不要放弃心中的信念,一直一直走下去。
副班,毕业后经我历过很多事情,也遇见了许多人。我开始慢慢成长,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,我不再像从前那样懦弱退缩,我在努力变得更好,更优秀。
上学时就觉得你很优秀,如若再见,也许你已变得更优秀了吧。小诗诗曾说过我不是那种锋芒毕露的人,也许确实如此,所以那时候的我也不会引人注意。可我也一直在努力,让自己发光,发热,现在也是如此。即使再渺小,每个人总会有自己的光亮。
副班,期待他朝有缘相聚,我记得你的歌声很动听,盼来日有机会可再聆听!

原创文章,作者:荒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qingxin.ink/2020/06/14/89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